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七夕会·健康|镰刀和网球拍

2023-01-05 06:13:21 1276

摘要:镰刀和网球拍,两件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件,却被我生生硬扯在了一起。只因两者都曾在我手中挥舞——镰刀是我差不多四五十年前使用的维持生计的农具,如今早已挥别;网球拍则是我丰衣足食之后强身健体的体育用品,至今仍舞动得虎虎生风,乐此不疲。和它们结缘...

镰刀和网球拍,两件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件,却被我生生硬扯在了一起。只因两者都曾在我手中挥舞——镰刀是我差不多四五十年前使用的维持生计的农具,如今早已挥别;网球拍则是我丰衣足食之后强身健体的体育用品,至今仍舞动得虎虎生风,乐此不疲。

和它们结缘,分别是在我的上下半生。1971年夏季,我念完初中回乡务农,十六岁就成为了家里的头等劳力,一干就是七年。七年里,我用过的农具还真不少:铁铲、铁锹、铁鎝、锄头、扁担、粪桶、挑箕……甚至生产队里的罱泥船、水田耙(农民称它为“划概”)等大型农具都用过。其中,要数用镰刀的农活最苦最累。那时上海郊区的农业机械化水平还很低,收割农作物大多靠镰刀。以割大麦、小麦为例,热辣辣的太阳下,必须大虾着腰,两腿都要基本挺直,镰刀贴着地皮用力拖曳,才能使割剩下的麦根更短,割下的麦捆显得整齐。割麦一个半天,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腰部会累得似乎被折断了一般,大腿的肌肉又痛又酸,站起身迈开脚步时,一个个都像长着罗圈腿。不光如此,割麦时的大口喘气,让口腔、鼻腔吸入不少灰尘,连鼻涕、唾沫都变成了土色的。如此又脏又累的活计,如果当时可以选择,我宁肯去肩挑搬运重物,也不愿干这苦差。不过我当时属于“生产队里好社员”,领导叫干啥还是干啥。挥舞镰刀几年后,我熟练掌握了使镰磨镰的技术,俨然像个庄稼把式了。到1975年,我被社员们推选为队长,成为了生产队的当家人。

光阴匆匆,一晃三十多年过去,早已不再从事被迫的“运动”。我从小体弱,因此体育运动也并不积极,小学、初中时只打过运动量相对较小的乒乓球。2001年左右,同在一个班子、已打了多年网球的同事拖我“下水”。拿起网球拍“试水”后,我居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我发现,打网球不仅有足够的运动量,可以锻炼身体各部位肌肉,训练人的反应,而且还要综合运用技术,靠智慧来战胜对手。这项运动非常适合平时上班坐在办公室的我。从此世界网坛的费德勒等顶尖高手,都成了我的网球偶像,有他们上场的比赛,我会看得如痴如醉。当然最过瘾的还是自己挥拍上阵,与球友你攻我防、底线拉抽、中场截击、前场高压、网前绝杀……几盘下来,大汗淋漓,然后冲个热水澡,只觉一身大爽!

割麦一般是半天,打球一般也是半天;拿镰刀的时刻是在煎熬中过去的,挥球拍的时间是在快乐中溜走的。

拿起网球拍二十多年来,我记不得参加了多少次大大小小的网球业余赛事。我现在使用的百保利(Babolat)拍子,就是2020年9月上海“白玉兰杯”网球赛的奖品。那天得到团队冠军领奖后,我在微信朋友圈不无得意地发了这么一段文字:“今天一不小心成就了网球人生的三件小事:1.成为一项网球赛事中年龄最大的参赛者;2.成为一项高级别业余网球赛事的冠军队员;3.与中国唯一的女子网球大满贯世界冠军李娜站在一起并由她颁奖。”

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又该回首。几十年前,当我在农村挥镰收割庄稼时,做梦也不会想到能在人生的下半段有挥舞网球拍的机缘。我从“无可奈何用镰刀”到“兴致勃勃打网球”,个人的命运始终和上海乃至国家的走势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个人经历上的这种巨大变化,也正是改革开放春风强劲、上海向国际化大都市迅速迈进的有力佐证。我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参与者,更是受益者,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

写到这儿,还觉意犹未尽,凑成几句顺口溜以表心迹:

镰刀球拍本两宗,

苦乐滋味大不同;

余生有幸齐体验,

抚今追昔忆邓公。

(王胜扬)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