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史上最经典的十款网球拍

2023-01-05 06:06:24 2206

摘要:从材质到形状,从外观到功能,网球拍总是在日新月异着。网球拍的每一个变革也关系到网球运动的发展方向,有时甚至一款球拍的出现,能改变整个网坛的技术风格。接下来要介绍的这十款网球拍就在网球史上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1)Dunlop Maxply F...

从材质到形状,从外观到功能,网球拍总是在日新月异着。网球拍的每一个变革也关系到网球运动的发展方向,有时甚至一款球拍的出现,能改变整个网坛的技术风格。接下来要介绍的这十款网球拍就在网球史上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1)Dunlop Maxply Fort

在网球拍的制造领域里,一款拍子通常在一两个赛季后就不会再出新品了,然而Dunlop的Maxply却是例外。这款球拍首次面世是在1931年,此后在半个多世纪里,这款球拍基本没有什么改变,而且在市场上一直很受欢迎。Maxply Fort是Maxply系列中最著名的一款,在1954年上市,而Maxply系列球拍直到1983年才最终停止生产。

很多网球史上伟大的选手都被Maxply所吸引。约翰·麦肯罗在1981年的温网战胜比约·博格之前,改用了Maxply球拍。后来,甚至还短暂出现过一款以麦肯罗名字命名的Maxply球拍。另外,Ilie Nastase以及澳大利亚名宿柳·霍德、罗德·拉沃等人都曾使用Maxply球拍取得过多个大满贯冠军。有趣的是,罗德·拉沃是如此喜爱Maxply,以至于他被美国品牌Chemold高价签下之后,仍偷偷地把Maxply球拍涂成新赞助商球拍的样子,而继续使用。

2)Prince Classic

霍沃德·海德是第一个对球拍大小做出改变的人,他创建了海德公司并通过他的金属滑雪器材彻底改变了整个滑雪器材制造业。当他出售了公司之后,他又在网球领域燃起了新的热情,将精力投入到网球拍上,他设计出一款重量较轻但却拥有超大拍面的球拍,110平方英寸的拍面相对于传统的70平方英寸的拍面确实算是超大了。尽管Prince Classic是为网球初学者设计的,但它却很快也影响到职业领域。第一个用Prince Classic创造奇迹的是16岁少女潘·絮瑞娃,她拿着Prince Classic用自己的方式发球、截击,并最终闯进了1978年的美网决赛。、

逐渐地,底线型选手发现更大的拍面能够让他们打出更强烈的上旋,还可以增强发球和截击的下坠。Prince Classic的后继者Prince Original Graphite就变成了一款职业球拍,张德培、阿加西以及塞莱斯等人都使用过这款球拍。

3)Head Professional

1977年,名不见经传的迈克·费什巴克意外打进美网的正赛。费什巴克使用的球拍正是Head Professional,并穿上了自制的被称为“意大利面”的球线。这种球线能够让他的击球产生前所未闻的旋转。这一备受争议的球线技术在费什巴克使用几个月之后就被禁止了,但Head Professional球拍却成了未被赞颂的经典。

作为由更为柔韧的Head Master发展而来的一款球拍,Professional是最早专门为高水平选手设计的几款球拍之一。它材质的硬度更高,并采用了六边形横截面设计。Professional被认为是最好用的铝拍,很多职业选手也都使用过它。Professional甚至还有个昵称“红头”,它一些技术到现在仍然被广泛使用,比如对拍柄柄皮的处理等等。它泪珠状的拍头形状以及“开喉”的设计直到今天看起来也不过时。所以,无论你怎么穿线,Professional都是经典的。

4)Wilson Jack Kramer Autograph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克莱默曾夺得过温网冠军并两次赢得美国锦标赛的冠军,但对于大多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年轻选手来说,克莱默更多的是球拍上的一个名字。Wilson Jack Kramer Autograph是历史上卖得最好的高端木拍之一,在1982年到1949年期间,这款球拍的总产量达一千万支。

讽刺的是,这款拍子最初是在斯伯丁的工厂里生产的,直到1960年,斯伯丁把她的球拍生产全部外包给比利时的SNAUWAERT,Wilson才开始在自己的工厂生产这款球拍。

克莱默在转入职业选手之前,使用的是Wilson Don Budge Autograph,但一转入职业选手就开始使用Wilson Jack Kramer Autograph球拍,并与Wilson签了一个名字使用合同,克莱默可以得到这款球拍收入的2.5%。在他的职业生涯期间,克莱默每年从这款球拍的名字使用权所得到的费用从来没有超过1.3万美元,但是在他退役多年后,在公开赛时代的初期,他每年的名字使用权收入就增加到了5万美元,而在1975年,网球勃发的巅峰时期,克莱默的这项收入一度高达16万美元。

5)Head Arthur Ashe Competition

1975年的温网决赛,阿瑟·阿什放弃了他惯常的凶狠暴力的打法,而采取一种下旋切削的防守型打法,这使得康纳斯手足无措。在阿瑟最终赢得这场温网历史上的经典决赛之后,他并没有激动地把球拍仍向空中,而是冷静地把球拍换到左手,然后对着欢呼的观众做了一个抱拳庆祝的姿势。这把让阿瑟如此珍惜,如亲密战友般对待的球拍就是Head Arthur Ashe Competition。

在那些传统主义者眼中,Head Arthur Ashe Competition看上去样子可能有点怪,他们也许会觉得它像只雪鞋。然而,回顾这三十多年的球拍发展历程,这款球拍却昭示了未来球拍的模样。它整体铸就的拍身以及“开喉”的样式为今天球拍的设计奠定了基础。两片铝之间夹着一层玻璃纤维混合材料的三明治式的内部结构也预示着未来球拍材质的发展方向。没错,Head Arthur Ashe Competition是一款仍处发展中的球拍,它没有护线管,所以穿线孔还是直接钻在玻璃纤维层里,这仍跟木拍的做法一样。作为新旧结合的混合体。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在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占据一席之地的原因。

6)Wilson T-2000

时尚专家会因为那只绿色的鳄鱼而不断回忆起拉考斯特,然而这位七夺大满贯冠军的法国人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可不仅于此。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拉考斯特发明了一种钢管状的球拍,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新奇的穿线方式。一开始,这款球拍在欧洲卖得还不错,但当它1963年在美国被注册专利,并且在4年后被Wilson以T-2000的名称全面推向市场时,它便一夜风靡全球了。

这款球拍很有力量,这使得它受到了包括克拉克·格拉波讷、吉恩·司考特以及比利·简·金等选手的亲睐,比利·简·金在1967年赢得美网冠军时用的就是T-2000。大部分早期的追捧者在一时的新奇过后,都放弃使用这款钢拍而重新拿起了木拍,不过暴躁的底线型选手吉米·康纳斯却是个例外,因为他发现这款弹力很强的钢拍很适合自己以爆抑爆的比赛风格。康纳斯使用T-2000的时间超过十年,遭遇的对手也跨越两三代。在短暂地使用了石墨拍Pro Staff一段时间之后,1985年康纳斯又重新拿起T-2000,直至它后来被淘汰出赛场。

7)Babolat Pure Drive

Babolat以生产球线起家,该品牌最著名的当属VS天然羊肠线,但专业生产了几十年球线之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Babolat谨慎地进入到球拍制造领域。刚开始,Babolat并没有花大价钱请明星选手来代言,而是脚踏实地首先去吸引草根人群,并让很多青少年选手和初出茅庐的职业选手使用他们的球拍。Pure Drive是Babolat最早得到职业选手肯定的球拍之一。这款球拍的重量虽然仅有11盎司(约312克),却非常有力量,较大的拍面和较稀疏的穿线使得球拍能够打出超强的上旋,非常适合现在流行的底线力量型打法的选手。

其中收到这家法国公司寄来的器材的就有一个叫安迪·罗迪克的美国青少年选手,他在1999年开始使用Pure Drive。一年之内,罗迪克就赢得了两个青少年大满贯冠军。在女子方面,比利时的克里斯特尔斯也拿着这款球拍成绩越来越好。当然,Babolat的最大收获还是抓住了西班牙的底线型左手持拍选手纳达尔,他现在使用的仍然是Pure Drive的姐妹拍AeroPro Drive。有意思的是,纳达尔当初与Babolat结缘竟然是因为他的同胞及偶像卡洛斯·莫亚,而莫亚在1998年夺得法网冠军时拿的就是Pure Drive。

8)Wilson Pro Staff 6.0 85

位于加勒比海的圣文森特岛是黑沙海滩的故乡,那里的活火山也远近闻名。另外,她也是历史上最稀缺的网球拍的出生地。桑普拉斯不仅要求使用Wilson Pro Staff 6.0 85球拍,而且还坚持必须是在圣文森特岛上生产的(早期的Pro Staff是在Wilson位于芝加哥的工厂里生产的,后期的都是中国制造)。当1990年圣文森特岛上的工厂关闭时,桑普拉斯自己囤积了很多那里生产的Pro Staff,后来等他用光了的时候又向Wilson要了很多。由于生产工艺比较老,圣文森特岛生产的Pro Staff的拍框更宽一点。据桑普拉斯的穿线师内特·福古森透露,文森特岛生产的Pro Staff比其他地方生产的也稍微更硬一点。

桑普拉斯总习惯用自己最习惯的东西。福古森曾送给桑普拉斯一件生日礼物,一把桑普拉斯少年时使用过的Wilson Jack Kramer Pro Staff,在送给他之前,福古森把这把球拍放在天平上一测,竟然发现重量(约390克)以及重拍头的设计与他现在定制的Pro Staff几乎一样。但是这款拍子并不是一直对桑普拉斯很友好,在2001年温网,费德勒爆冷淘汰他时用的球拍也是Pro Staff 85,而且是中国制造而非产自圣文森特岛。

9)Dunlop Max 200G

如果你不能击败他们,那么就与他们为伍。这是纳芙拉蒂洛娃在1987年得出的经验之谈。当时她悄无声息地改用了Dunlop Max 200G球拍,但她毕竟仍与Yonex有合约,所以不得不把拍子涂成黑色并在拍弦上喷上Yonex的标识。促使纳芙拉蒂洛娃这么做的原因就是Max 200G是她的天敌格拉芙所使用的球拍。纳芙拉蒂洛娃后来放弃了这种“偷梁换柱”式的做法,而格拉芙却依旧拿着Max 200G在网球场上所向披靡,并使这把球拍成为历史上胜率最高的球拍之一。在格拉芙的22座大满贯奖杯里,大部分是靠Max 200G赢来的。

与当时其他的球拍相比,Max 200G的拍框更宽,另一个不寻常的地方是其内嵌的空心孔结构。这些特性使得这款有些笨重的球拍在截击时手感更轻灵,在高速挥动时的操控性也极为精准。在1983年世界网球锦标赛决赛之前,约翰·麦肯罗借用了他哥哥的Max 200G,从此之后这款球拍便跃升至经典的行列。麦肯罗以前使用的是Maxply,在换成Max 200G后,他还赢得了1984年温网和美网的冠军。所以,麦肯罗成了唯一一位用木拍和石墨拍都夺得过大满贯冠军的选手。

10)Donnay Borg Pro

“嘣……”这是勒纳特·伯格林的“闹钟”的声音。在清晨很早的时候,作为比约·博格的教练,他就会听见这种高调的怪声,那是从博格的球拍上发出来的。这时,伯格林会走到酒店房间的那个角落,从成堆的Donnay球拍中找出那支自动断了线的球拍,然后把球拍上其余的线都剪掉,然后回床继续睡觉。博格的Donnay球拍的穿线高达80磅,以至于当一根线断了时,不平衡的压力会使处于高压状态的木拍变形。

在一次法网夺冠的两周时间内,博格断线次数超过60次。对于伯格林来说,他的生活总是围着博格的球拍在转。只有一位穿线师,一个名叫马特斯·拉夫特曼的瑞典人,能穿出让博格满意的球线,所以伯格林不得不经常调整时间表,以便去为博格穿线。(转载自《网球杂志》)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